<span id="0iwym"><menu id="0iwym"></menu></span>
<legend id="0iwym"></legend>

    1. <strong id="0iwym"></strong><optgroup id="0iwym"><li id="0iwym"><del id="0iwym"></del></li></optgroup>
    2. 您現在的位置:東莞市人民醫院>>護理文苑
      寒冬.暖冬 微小說
       

      寒冬.暖冬 微小說    

      “哎呀,好冷啊!旭姐,麻煩你幫我把空調溫度調高一點吧,這么冷的冬天,21攝氏

      冷死我了!”年輕而又廋弱的洗手護士玲對巡回護士旭 說。
         
      “不要調高啦這個溫度剛剛好。”一旁的麻醉師阻止道,他神情輕松地抖動著肥胖的身體。巡回護士旭難為情地看了看玲,沒有馬上回答。這種尷尬的場面,旭早已經司空見

      慣,同一個溫度,有的覺得冷,有的覺的熱,最要命的是個別主刀醫生特別愛流汗,所以不

      好將就。她站起身來走近玲,輕聲地說:“玲,19間是心臟手術間,溫度相對低一點,再說,這個主刀醫生特別怕熱,我擔心他滴汗,污染手術切口就麻煩了。”洗手護士玲無可奈何地沉默了,只感到手術間垂直式層流在這寒冷的冬天由頭涼到了背脊。
          
      3個小時的雙側甲狀腺腫物切除術終于完成了。玲一邊收拾器械一邊嬌滴滴地說:“哎呀!冷死我了,要是有人溫暖一下我該有多好哇!”
          
      “我唄!從我身上抽點脂肪給你保暖呀!”肥胖的麻醉師打趣地附和著。
          
      “切.....”玲吐了吐舌頭。
           
      下一臺手術是小兒包皮環切術,局部麻醉,由年輕護士玲擔任巡回護理.她緊湊地進行著術前準備工作,細致地查對手術患兒,接病人進手術間,過手術床,檢查液體的通暢情況。
           
      患兒6,體形較瘦,性格開朗,和巡回護士玲交流得很輕松,過手術床時還淡定地說:“姐姐,我有點冷。”
         
      “喔,別急,我馬上給你蓋被子。”玲安全地將患兒過完手術床后,順手就給把被子蓋

      好了。

      “咦!今天怎么不見你們護士長巡視手術間呀!”一旁閑著的醫生無聊地問。

      “怎么啦!,想她了。”玲一邊干活一邊說。

      “是想她了,想她找茬了。”一旁閑著的醫生又說。

      “你是想找死了,這樣說話。”玲說。

      “不是嗎?她每次進來手術間總是這個問題那個問題的……”


           
      “請問洗手的這位醫生,你叫什么名字呀!為什么穿成這個樣子呢?衣領褲腿都露在外面,一點無菌觀念都沒有,你這個樣子對手術病人負責任了嗎?麻煩你趕快去重新換好衣服再來。”就在這個時候,門外洗手間響起了護士長冬嚴厲的聲音。

      玲氣得直鼓腮,睜大眼睛大步走向一旁的醫生,嗔怪地說:“這回你真的找死來了。”然后倆人都忍俊不禁地抿嘴笑了,接著就都一本正經地各行其事。

         
      正在洗手的年輕醫生不敢出聲,低著頭走出了手術室的洗手間。
         
      護士長冬徑直走進了第19手術間,第一眼就關注到了趟在手術床上的患兒。
        
      “玲,你怎么不給患兒用保暖設施?天氣這么冷,怎么還像以前那樣病人一躺,被子一蓋,根本不去想病人到底暖了嗎?”護士長冬以一貫嚴厲的語氣說道。玲趕緊放下手中的三通,轉身就去清潔物品柜拿出了充氣保溫毯,正準備給患兒展開的雙上肢蓋上去。
        
      “玲,你在操作的時候評估病人了嗎?”病人體形瘦小,雙上肢接觸保溫毯的體表面積

      就更少了,這樣會有保溫效果嗎?我們有專用的小兒保溫水毯,你為什么不用呢?”護士長

      語氣仍舊擲地有聲。

      “糟糕,她怎么還不走,每天巡視手術間,總找毛病,煩不煩”玲心里埋怨著。還以為她那掩耳不及之勢足可以打發她走,現在看來是沒門。
       
      “喔,好的,好的,我這就去拿”玲趕緊應付道。
       
      “我去拿吧,你抓緊時間準備其他的,醫生都到位了,不要讓病人待的時間太長了。”護

      士長冬轉身走出了手術間。
       
      “你們護士長要求真嚴格呀!剛才把我給嚇死了,語氣那么堅定,不容分說的樣子。剛才

      洗手被批評的年輕醫生感嘆道。
       
      “她當然嚴格呀!她是手術護士長呀,儼然一個‘寒冬'呀!看來你還是初來乍到。”不知道誰思維這么敏捷,冒出這么一句話來,太有才了。
        
      “嘿嘿嘿”惹得手術間的其他幾位醫生笑了,原本嚴肅的氣氛頓時有了幾分輕松。
        很快,護士長從相隔幾個手術間的貴重儀器房推來了小兒保溫水毯,溫柔地對著患兒說:“小朋友,你先坐起來,阿姨給你鋪上保暖毯,暖暖的,保證你不冷了”。玲配合地扶著患兒小心地坐起來,護士長冬親自把保溫水毯鋪在手術床單下,調節至38攝氏度。然后又對著玲說:


       
      “玲,你知道我們科有哪些用于病人保溫儀器嗎?”護士長繼續追問,豪不放松。
       
      “有成人保溫毯,小兒保溫水毯,還有...”玲怯怯地回答,想不起還有其他的。
        
      “我們有輸血加溫儀23個,液體加溫箱23個,成人保溫毯23個,小兒保溫水毯10個,這些都是我們科開展優質護理服務的重要措施,護理要讓病人滿意,不是口號,要具體落到實處,就是要暖到病人的心窩上,語言上要溫暖病人,行動上更是要在細節上給予病人溫暖,保證病人躺在手術床上是暖的,輸進去的液體是暖的,如果是年老體瘦手術時間長的病人,我們還要在床單下墊上啫喱墊,防范術中壓瘡,這些細節護理要時刻記住。”護士長冬補充著。樸實的話語,言傳身教的感染力已經滲透到玲的內心深處。

      玲一陣慚愧,自己一個正常人都覺得冷,卻不能像護士長那樣換位地為病人保有暖。
         40
      分鐘后,手術結束。
        
      玲和手術醫生護送著患兒走出手術間。還沒等玲叫喊患兒家屬的名字,孩子的媽媽早已在門口等待,緊張地迎了上來,把早已經準備好的保暖衣服拿出來蓋在患兒身上,低下頭

      來關切地問:
        
      “快點把這件衣服蓋上,這么冷的天氣,別著涼了,里面一定很冷吧?”
        
      “不冷,媽媽,里面(手術間)的床好暖和呀!就像睡在家里的電熱毯一樣,一點都不

      冷。”開朗而又機靈的小家伙不加思索地說。
        
      “是呀!你的小手還暖暖的呢,謝謝你啦!謝謝你啦!姑娘。”患兒媽媽向玲報以真誠

      的謝意。
        
      玲微笑著搖搖頭,一絲謙意掠過心頭,腦海里想起了自己在上一臺手術的時候被寒冷包

      圍的感覺,還有護士長冬為患兒親自鋪上保暖水毯的情形,不禁深吸一口氣,她轉過身來,

      不知什么時候,護士長冬就在不遠處,她目睹著眼前的一切,正沖著玲會意的笑,有如冬

      日里的一縷陽光,那么溫暖,剎那間,她感覺到護士長嚴肅認真的寒冬形象,內心是細膩

      而又輻射著熱力的暖冬。


        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      
             
       作者:王燕妮(手術室護師)



      87电影福利网